“双十一”之后,服装工厂的库存去哪了?有些又悄悄的回到了面料企业!

   日期:2020-11-14     来源:全球纺织网    作者:纺织辅料网    浏览:17328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对于服装零售企业来讲,服装企业在今年春节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考验。近年来由于暖冬的影响,大批量的冬装产品累计库存给企业带来了巨大的压力。而就在企业为冬季库存发愁的时候,更大的考验接踵而至,随着疫情的扩散,


nerror="this.onerror='';src='https://img.qfc.cn/images/tnc_nopic.gif'" src="https://img.qfc.cn/upload/extend/20201114/9hyke_5e26c09cea029oaqhcqqtzo.obsftdwglcnxhndzqhnjflfzgkscph" style="vertical-align: middle;width:100%;" data-md5="0b9cc" class="style_3" draggable="false"/>

对于服装零售企业来讲,服装企业在今年春节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考验。近年来由于暖冬的影响,大批量的冬装产品累计库存给企业带来了巨大的压力。而就在企业为冬季库存发愁的时候,更大的考验接踵而至,随着疫情的扩散,今年以来服装行业迎来严重冲击,线下零售的萎靡使得许多中小企业面临存亡危机。

nerror="this.onerror='';src='https://img.qfc.cn/images/tnc_nopic.gif'" src="https://img.qfc.cn/upload/extend/20201114/WqA1a_5e26c09ccfb89wjnciauzvl.nszxcbwyehsikaekesnilmcnbcbmsj" style="vertical-align: middle;width:100%;" data-md5="0b9cc" class="style_8" draggable="false"/>


nerror="this.onerror='';src='https://img.qfc.cn/images/tnc_nopic.gif'" src="https://img.qfc.cn/upload/102/info/c9/f9/T1lHxTBCJT1RX.vkNG.png" alt="102|info|T1lHxTBCJT1RX.vkNG.png"/>

nerror="this.onerror='';src='https://img.qfc.cn/images/tnc_nopic.gif'" src="https://img.qfc.cn/upload/102/info/d1/d3/T1F8ETBvxT1RX.vkNG.png" alt="102|info|T1F8ETBvxT1RX.vkNG.png"/>

去年年底,拉夏贝尔存货高达25.34亿,占同期总资产的30%,占流动资产比例为47.93%。在周转率上表现得更明显,曾经堪比Zara的拉夏贝尔,现在的周转率却是250天一个周期,一年只能走1.5轮。而ZARA的周转率大概是30天一个周期,一年能走12轮。由此可见,拉夏贝尔的库存问题有多严重。


除此之外,鞋业巨头百丽、阿迪、耐克、彪马、GUESS、GAP、衣香丽影、太平鸟、艾格……众多一线品牌均受到线下和疫情的冲击,均受到库存压力的考验。


消化库存已经成了众多商家不可避免的问题,促销是常用的去库存手段,一般店铺会首先选择打折促销,而每年的“双十一”电商促销成了服装企业清库存首选,经过双十一的这波服装抢购,部分服装企业的库存的确在一定程度上得以缓解,但整体行业高库存的情况依旧如九牛一毫,有这样一则“笑谈”:中国即使现在所有的服装企业都停产,光是仓库里的压库货起码可以供国内的服装销售企业卖上3年。可见国内服装行业的库存积压问题有多么严重。


热销的“双十一”

某女装品牌却剩下了2000万元库存!

本土女装电商头部阵营的H品牌负责人Y先生,讲述了去年双十一备货失策导致高库存的惊心动魄一幕。一切源于预售模式。去年双十一前的一个月时间里,H品牌开启预售,即顾客缴纳订金,品牌方根据订单量再下单生产。这中间,忽视了生产的时长,高估了顾客等待的耐性。从订单到顾客拿到实物,中间需要经历少则20天的生产期,羽绒服更是高达40天。


“根据预售情况,我们跟原辅料供应商、工厂下了订单,并签订了合同。但是后期,因为质量不过关、生产周期拉长等等原因,导致货物返工、到货晚,顾客等不了这么长时间,产生大量差评和退单退货。”Y先生告诉记者。


这些预售订单原本可以走网店,但在H品牌过分依赖的某电商平台,遭遇后者下架处理。按照该平台规定,顾客拍下后的规定时间内,如果商店不发货,将会降权处理。只是,失策的H品牌等来了一个最坏的处理结果,预售订单被强行下架。对于靠网络平台存活的商铺来说,无异于“一剑封喉”。痛失根据地的品牌方,除了措手不及,什么也无法做。


但是,订单已经在生产流水线上,与工厂的合同已经签订,只能硬着头皮生产,待经历了漫长的40天生产期,货物入仓时,已经过了冬装最佳销售期。再加上30%的退货率,形成高达2000万元的惊人库存,难以脱手。其中,单单羽绒服挤压了一万多件。


这些漫无边际的过季冬装,等待它们的只有一个结局,在暗无天日的仓库里苦守一年。预售款在双十一的备货中占了将近80%的比例。也就是说,消费者已下单商品中的八成,还没来得及生产,或者在生产中、尚未入库。品牌方把赌注几乎全押宝在了难以把控的预售款上。


退货率高、商品入库晚的原因之外,更雪上加霜的是,品牌方在爆款预测上再一次失策。品牌方对前期销量较好的款,将其作为准爆款,重仓加印。然而,最终爆款没有爆起来,加码生产的爆款,成了甩不掉的库存。


对于现金流为王的服企来说,2000万元的库存,将企业拖至资金链断裂边缘,像一双夺命手紧紧卡住了企业咽喉。“这两千万,即便啥都不做,放企业里能跑几个月,但是压在仓库上,就无法翻身。”Y先生说。


即便经历了一年消化,2000万元库存仍然剩余七八百万元。伤痕未完全愈合,这一年对于全公司上百号员工更是难熬一年。前车之鉴,Y先生今年主动将双十一销售额目标腰斩,并取消预售。



服装库存风险转嫁下游纺织

用服装抵押、账期超三个月

如何处理这些库存,也让企业上下两难。大幅降价甩货,容易损伤品牌价值,不处理加剧企业亏损。部分服装企业都将这种风险转嫁到了下游纺织企业身上。


立冬刚至,小编就发现面料市场上档口开始摆摊买羽绒服、棉服了!档口老板表示,她表示这里有一部分是去年客户来抵债的,还有一部分是今年抵债来的,“今年上半年我们的上家服装厂被取消了好多订单,他们的棉服、羽绒服都压在仓库里,我们去跟他们要尾款,他们表示拿不出现金了,就拿了一批衣服来抵债。”


今年纺织服装企业资金链紧张是共性,在走访面料市场的过程中,10位老板有9位都表示今年的付款太慢了,内、外贸的账期都延长了,至少要3个月。据一位贸易商表示:“我们还有50万飘在外面,本来应该去年年底就结清的,愣是到今年还没付清,这两年下来,确实感觉越做越累。”无独有偶,一位生产仿真丝的织造企业负责人表示:“去年我们都是现金拿货的,今年刚开始新客户必须全款,老客户还先付30%,现在只要有人拿货,新客户付50%,老客户还是30%,底线在一步一步降低。”


从往年的情况来看,外贸客户的付款方式普遍比内贸好,但今年受疫情的影响,很多外贸公司表示:今年受疫情的影响太大了,有些客户从新冠以来就没跟我们下过单,而现在国外疫情还没有完全控制,订单随时都有取消的风险,还有2、3个月就过年了,大家心里都没底,不知道这个订单该不该接,做还是不做。


因此这段时间比起接单,纺织人更担心的事是如何早点把尾款要到手,毕竟今年的行情实在太差了,基本上赚钱的企业很少,整个行业在亏损之下,尾款肯定是不好要。


一些库存高、资金压力大的织造企业也不得不通过降价来吸引客户下单,甚至抛货来回笼资金,一位织厂负责人表示:“我们今年的产品价格普跌了2-3毛,但还是卖不出去,这年头连抛货都难了。”行情不好的时候,老板也开始一步一步地让出底线,只求能够减少点库存、回笼点资金。


正如一位布老板所说:“钱不是压在库存里,就是在回款里。”虽然在“双十一”效应的刺激下,不少企业趁机去了一波库存,但这部分单子大多数都是市场货,来得快去的也快,部分服装企业趁着双十一预期疯狂下单的情况也正逐渐消失,纺织企业仍一味生产的话会再次造成库存的增长。



 
标签: 服装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0相关评论
Copyright © 2017-2020  纺织辅料网   版权所有  
Powered By DESTOON 粤ICP备10089450号

工商网监标识